(江城故事):我的“江湖”二姐

Connor 4 0

作者:蔡伟民

认识二姐,是在那一年冬季。我从外地返家,好不容易挤进小县城车站购票窗口,一只手摸进了我的口袋,正好被我一把攒住。左右看去,几个凶相毕露的人围拢过来,心想,不好。这几个家伙可能是和那扒窃者是一伙的。

紧急中, “兄弟”,一位女子声音,非常悦耳:“松手”。

只见她从身边男子口袋掏出一包香烟,给围集过来的人每人递上一枝。她身边男子趁给这些人点烟的机会,顺势挡住我的身体,谙熟“江湖”道道的二姐兄妹俩,配合默契地帮我这个陌生的兄弟化解了一场危机。

此刻,一贯善于表达的我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顺口说了声“谢谢大哥”!

转身看这位女子时,问道“你也是武汉的”,只见她指了指那位男子,“你叫他大哥,就叫我二姐好了”。

在山水间歌唱幸福生活

随旣她秀眉烨盼,戚然一凛:“在外面,一切要小心”。

展开全文

这兄妹二人,以后成为了我的家人;长兄如父,二姐似娘,兄慈姐善,意味深长!

后来,我知晓了二姐的大致情况:她是位流落在民间的艺人,比我大十几岁。

二姐多才多艺,除了京剧,还会唱多种地方戏曲,如汉剧、楚剧、天沔花鼓戏等。

二姐智慧出众,可谓是“弦弄《秦陽舞》,鼓搥《破阵乐》”琴奏《文姬五弄》。

当年,为了生活,艺貌俱佳的她,经常是走乡串镇靠演戏卖艺为生。

但她始终没有运气,能成为象候宝林,陈伯华那样子的“人民艺术家”。

我结识了二姐后,也经常背上小小行囊,跟着戏班子到处看热闹。有时是在农村的打谷场,有时是县城剧院的舞台上,看着听着,渐渐也爱上了戏曲。

二姐的戏唱得好,嗓音圆润,声调婉转。高昂时,如剑舞百丈,熠熠生耀;悲怅时,似秋水三尺,惆凉泪流。每每看見舞台上二姐长袖飘逸,或拔剑扬眉,湿湿亮亮的口水,滴嗒我胸襟上都不自知。散场后,每次大家前倾后仰笑话我时,二姐也会笑,还要加上一句:“傻瓜”!

演出时的二姐

那些年,二姐教会我很多人生经历,而我遇有疑惑不感之事,也会去问她,她教我怎么处理解决,而且事后证明她告诉我的方法,都是对的。

有次我问她:“二姐,你没有上过学,书也读的没有我多,怎么我什么事都会问你,你又总会是对的呢”?她笑了起來:“傻兄弟,你以为你们这些读了些书的人蛮了不起?你二姐我是唱戏的,人生的对错曲折戏本子上面都早己经有了:非忠则奸,非良则贱,非好旣坏,莫相信世上咀巴上说的东西,要看谢幕……”

听着二姐的这番“警世通言”,我这位武汉二中的学生沉思了良久良久。

作者在母校留影

之后,世事沧桑。我们各自忙碌奔波,我和“江湖”二姐失去联系近二十多年了, 如果二姐仍然还健在,也该有八十多岁了。

作者 电管吹奏

我真的非常的想念她!

希望我的二姐仍然健在,能够在人世间安享着平安、健康、幸福的晚年!

作者2020年参加抗疫时在医院做志愿者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